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:成績之下短暫挫折,反思“打鐵仍需自身硬”

作者:孫永杰 責任編輯:田小夢 2020.08.24 07:38 來源:通信世界全媒體

通信世界網消息(CWW)隨著過去幾年國內移動互聯網市場結構的固化,流量與用戶滲透率基本上已經見頂,對于互聯網產業來說,轉向海外市場是破局利器之一。而近來由于疫情影響以及國際關系緊張,出海的互聯網企業有人黯然離場,有人逆勢掘金。重壓之下,互聯網企業又將何去何從?

中國互聯網企業布局廣泛,游戲、短視頻表現出色

根據今年發布的《2020年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白皮書》,游戲出海是中國互聯網出海的亮點之一。近年來,國內互聯網企業將海外游戲業務作為營收突破的重要關口,一大批中國企業制作的爆款產品,在海外APP商店下載和營收榜中居于前列。

APP應用數據平臺APP Annie發布的《2019中國移動游戲出海深度洞察報告》顯示,中國移動游戲占海外移動游戲市場的份額,已經從2017年上半年的10%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6%,趣加(FunPlus)、騰訊、網易等企業成績亮眼;來自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的報告也指出,2019年中國自主研發游戲海外市場營銷收入115.9億美元,折合人民幣約為825億元,同比增長21%。

業內人士認為,國內互聯網企業在布局海外市場的同時,也實現了文化出海,為海外年輕一代提供了認識中國文化的新渠道。

短視頻也成為中國互聯網企業走向海外的重要陣地。以中東市場為例,2018年中東下載量前20的短視頻和直播APP中,有15個來自中國。其中,歡聚時代旗下的Likee和Bigo Live是頭部APP。而除了新興市場外,日韓、北美等成熟市場也是中國短視頻APP“出?!钡臒衢T地。

Sensor Tower發布的《2020上半年中國出海短視頻/直播TOP20》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全球應用下載量最高的是TikTok,歡聚時代的Likee、字節跳動的Helo、快手的UVideo、UC的VMate、歡聚時代Bigo Live分別位列下載量第二至第六名。

在收入上,全球視頻社交平臺Bigo Live穩居榜首,同時是海外收入最高的直播應用。在泛娛樂視頻平臺之中,僅次于YouTube、Netflix和Disney+。今年上半年,Bigo Live在海外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應用內購預估收入達到1.77億美元,是去年同期的2倍。

中國互聯網企業應用頻頻遭下架或禁止,我們應有的反思

雖然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成績斐然,但這兩年隨著非市場競爭因素的增加,開始遭遇挫折,尤其是在今年,這種挫折體現得越發明顯。

例如今年6月底,印度政府發布消息稱:由于擔心一些應用程序,會威脅“印度國家安全和防衛,并最終侵犯印度的主權和完整性”,印度政府將禁止使用包括TikTok在內的59個移動端APP。這59個APP幾乎都與中國互聯網企業有關。近期,印度政府還草擬了275個中國應用程序的清單,將對它們進行審查。

除了印度,7月以來,美國多次宣稱可能封禁TikTok,眾議院已經通過法案禁止聯邦雇員在政府設備上使用TikTok。這股禁用中國互聯網APP潮甚至蔓延至美國企業、境外其他國家和地區如澳洲。

為什么國外掀起了禁用中國互聯網APP潮?除了所謂的安全因素之外,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以今年谷歌一次性下架獵豹移動45款應用為例,其實上述并不是獵豹移動第一次因違規被谷歌下架。

早在2014年7月,獵豹清理大師曾因為推廣獵豹瀏覽器時,違規使用系統通知推送廣告,同時惡意誤導和鼓勵用戶卸載Chrome瀏覽器,觸犯了Google Play多條規定,從而被Google Play下架長達一個月時間。

同年,又有多家國外媒體曝光,發現獵豹安全大師會在安裝后自動獲取多達29項隱私權限,包括通話記錄、短信、聯系人列表等,對用戶隱私造成嚴重威脅。

2015年,獵豹移動因在海外涉嫌色情推廣而遭Google Play下榜懲罰,主要是因為其利用WhatsApp的品牌標識,用色情的圖片誘導用戶下載獵豹清理大師,對WhatsApp和Google Play都造成了嚴重的品牌負面影響,還嚴重損害了中國公司在國際上的形象。同年6月,獵豹移動安全大師遭Google Play全球下架處罰。

2018年,獵豹電池醫生和獵豹清理大師等多款應用被發現存在廣告欺詐行為,即在后臺模擬用戶點擊廣告進行獲益。當時獵豹移動給出的聲明是“出現欺詐行為的是第三方廣告網絡的開發工具包”,最終獵豹移動系列應用也恢復上架。

同年,獵豹移動涉嫌廣告欺詐一事在國內互聯網上的熱度還未消散,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又對獵豹移動發起了新一輪的聲討。根據當時的消保委通報,獵豹瀏覽器存在Android目標API版本過低、申請了與電話相關的權限、與短信相關權限、具體用途不明問題,獵豹瀏覽器甚至默認開通監控外撥電話、位置信息、發送短信的權限。

除了獵豹外,由于谷歌去年對于與其Google Play相關政策的收緊,中國諸多知名的移動互聯網應用公司的應用頻頻遭遇下架處罰,相關廣告欺詐和影響用戶體驗的問題浮出水面。

例如中國公司iHandy(北京漢迪移動互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)因涉及“欺騙性或破壞性的廣告”,被谷歌悄然下架近50款應用程序。對此,谷歌指出,這些應用程序包含“欺騙性或破壞性”廣告,這違反了其政策。這些應用程序甚至耗盡了用戶的電池和積木式設備,而這些應用在被刪除之前已安裝了150萬次以上。

2019年4月,北京小熊博望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DO Global因存在廣告欺詐行為,違反了谷歌的政策,導致所有應用程序均被下架。

這之后,谷歌又對另一家中國知名的移動互聯網公司CooTek(觸寶)關上了大門。安全公司Lookout當時披露,觸寶的238款應用程序中存在軟件插件。手機休眠、鎖定或是其應用程序不再使用時,這個插件就會觸發破壞性的廣告。Lookout公司的工程師表示,這個插件觸發的廣告讓手機“幾乎無法正常使用”。

至于此次被禁的TikTok,早在2019年2月27日,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(FTC)因Musical.ly(被字節跳動并購后與TikTok應用合并為一)非法搜集13歲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、電郵地址和住址,向在2017年獲抖音收購的Musical.ly處以570萬美元重罰而以和解告終,創下美國侵犯兒童隱私案的最高記錄。

時至今日,即美國封殺TikTok之后,據《紐約時報》看到的公司內部數據和文件,今年7月,TikTok將其在美國的4900萬日常用戶中的1/3以上歸在14歲或14歲以下的年齡段。

不知業內對于上述中國互聯網企業應用在海外市場的表現作何感想?我們想說的是,去除非市場的因素,僅從商業的角度,我們的企業真的符合海外相關市場的運營法規?是不是有屢教不改的嫌疑?

打鐵先需自身硬,合規合法是根本

針對上述問題,我們認為,國內互聯網企業出海,必須要做到“打鐵先需自身硬”。

具體表現為,首先,國內出海企業需要加強對數據隱私和網絡安全的合規控制。2019年印度個人數據保護法草案已經通過國會審核,出海印度的企業為預防整體風險,需要對運營合規性更加重視。由于互聯網產品和服務中包含了大量用戶資料,在產品設計時需要對相關數據進行加密保護,防止數據泄露。此外,應用內容、知識產權、應用分級等層面也均需要做好合規操作。

其次,中國企業在國外通常不關注和參與政治,往往缺少對政治事件帶來影響的預判,且很少會在當地設有專門的政府公關崗位,共同導致了此次封禁事件中,部分企業沒有做好準備,事后也很難去做政府公關。我們注意到,Tik Tok已開始專門招聘國際形勢研判專家,在關注當地政治生態的同時,積極維護與當地政府的關系,培養彼此間的信任,這是非常積極的舉措。

總之,當非市場因素不斷增加之時,中國出海的互聯網企業更應該在自己可控的商業因素中(包括技術、產品、服務、所應了解和遵守的法律、法規、策略等)盡最大努力,不要再出現有意或者無意的“違規”和“屢教不改”之舉,給別人阻止自己留下“口實”。(作者為知名科技評論人)


通信世界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通信世界全媒體”及標有原創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通信世界網。未經允許禁止轉載、摘編及鏡像,違者必究。對于經過授權可以轉載我方內容的單位,也必須保持轉載文章、圖像、音視頻的完整性,并完整標注作者信息和本站來源。
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通信世界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相關作品刊發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發表評論請先登錄
...
CWW視點
暫無內容
...
CWW專訪
暫無內容
...
產業
    暫無內容
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